10:00 a.m. - 19:00 p.m.
@hello.kistudy

英國遊學紀錄

遊學故事-賴桑人生”中場休息”有感(上)

遊學心事 - 賴桑人生"中場休息"有感(上)


「走到了中年,因為曾經錯過年輕時期對於生活以及生命探索的機會,當然在此刻人生中場休息階段,就有希望能走遍世界,重心出發。」

EC Montreal 16週
EC Toronto 30+ 4週
EC Malta 30+ 16週
EC Manchester 12週

2016.06.11

2016-2017這兩年,我不停地在國外旅行和流浪,只要一回到國內與週遭親友們接觸,仍然還是可以感受到有一股莫名和無形的壓力將自己往他們的方向拉,經常把我當作好像是位不懂事的小孩在關心,好意地提醒我,花太多時間玩樂或旅行而不趕快工作是不好的。但如何的不好,有些人自己也是說不上來,只能用不具說服力的賺錢人生來教育我,當然也有部分人則是選擇傾聽與尊重的對待。不過,真感謝親友們有這麼多人還關心自己,然後把我當還沒長大的小孩看,這是褒當然也是貶,表示我心智上還是年輕的,一些行為表現,在他們眼裡都顯示出自己還不是那麼的成熟。通常多數人在不是很了解我內心真正想法或是經濟能力可能允許的情況下,大部分的他們仍堅持”工作即是人生全部”的這種價值觀,希望我能趕快醒醒並盡快跟隨他們投入規律的朝九晚五繁忙生活,這樣才是充實的人生。所以,有時自己常想,是不是因為以往和他們接觸或相處過程,我的表達不夠清楚或給別人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另外一面,才會造成別人有如此的對待和感受。

 

老實說,對周遭的人,真的有必要把你的人生要怎麼活,交待的那麼清楚嗎?然後你確定,對他們這些人講得清楚嘛?他們可以理解,然後會認同會接受嗎?到底我可以休息多久才能讓家人或他人滿意?到底人生要賺到多少錢你們才會滿意?而且我有必要去追隨你們的人生和生活方式嗎?我有必要這麼在意你們的每一樣說詞嗎?是的,現在的我,我當然會說,謝謝大家的意見,我尊重你們各自所選擇的生活方式,但對不起我累了,我也有我選擇的生活方式,雖然現階段人生方向可能不是你們認為的那麼明確,但我想做自己。雖然說,我也會和很多人一樣對於不曾歷經的未來,感覺美好但在內心多少還是會存有著不確定的一種恐慌。不過,可以很確定的,我也陷入在一種由社會多數人所主導定義的人生價值觀中進行思考,受了很在意別人評價自己人生的這個影響,而其主要恐慌原因卻就是脫離不了” 錢”和”愛面子”的因素有關。

 

走到了中年,因為曾經錯過年輕時期對於生活以及生命探索的機會,當然在此刻人生中場休息階段,就有希望能做點甚麼事來彌補的心態。所以,從充斥著競爭和比較壓力的職場中暫時退出後,當我在國外或家鄉停留期間,難免還是會一直不斷的湧現出一些對於世界上或我們社會上的種種疑問。我想,很多答案或人生方向本來就已存在人世間,只是我的修行和學習還不夠,無法馬上領悟出,所以才讓不少問題困擾著當下的我。也許,只能靜待我好好利用這段休息時間,逐一的沉澱思考,然後梳理出我自己往後人生要面對的所有事情。然而,有件事還真讓我無法清楚解釋,為何當週遭大部分人懷著好意來關心我,但卻從他們言語表達之中,竟然會讓一位對生命感受性強烈的我,輕易地就感受到很有壓力和不舒服?然後,我有時卻還得表現出違背自己內心感受的方式,隨著眾人好意的關心,壓抑自己心情,禮貌性的回應民意。

 

我嘗試著歸咎原因,發現可能是因為社會中這些多數我的同輩或長輩,在他們人生學習成長過程中,因為早期家庭經濟條件不佳或是缺乏機會去經歷長時間獨自旅行或自我探索,然後到現今又都可能因為已背負沉重家累,主觀就認為我不必要花這種錢。所以如今他們才感覺很難有勇氣可以大膽認同自己家人或被關心的人,一直將大量的時間和金錢,浪費在生命過程中他們認為是非常寶貴,可以用來用力賺錢的美好時光。尤其當這個愛玩咖人是一位正值須要做事業打拼的中年男人。

 

有時想想真會覺得莫名其妙,只不過是做一次人生短暫的旅行(我是這麼認為),我只是很單純想休息一陣子,去接觸大自然接觸藝術,觀察人群和萬物,然後唸書做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彌補一下年輕時期,缺乏一位富爸爸支援,而因此沒能有過上大學唸書和出國與不同國家文化的人們生活接觸機會。然後也想利用這段時間,好好休養身體並和自己內心相處、對話(譬如有空靜下來寫這篇文章時就彷彿在跟自己在對話、探索自己內心想法)然後修正檢視自己,希望從中可以發現人生或許還有其他可能,或許可以活得跟別人有點不一樣,即使在他人眼中我是那麼的不重要。

 

所以,在我休息的這些日子裡,凡與周遭人接觸聊天交換想法的過程中,我就不斷嘗試把自己當作是自己人生中的一位實驗對象,嘗試觀察並體驗周遭人如何對於一位非社會中所定義的高學歷菁英,也非富有的中年男人但不結婚生子,然後又可到處遊蕩旅行的討厭行為,進行評價蒐集。老實說,正反評價都有,但多數人第一時間讓我感受到的是存在忌妒和偏見的。老朋友的忌妒是覺得為何我可以那麼瀟灑,有那麼大勇氣去做這件事;而多數人們心裡和眼裡,則對於社會上所謂成功人士的認定,主觀認為應該是不可能在我們這些貪玩的人身上找到的。不過,所有這些世俗看法,多數都以能夠賺到很多錢即是所謂成功人士的定義,如果真是這樣,其實這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的。我無意想打破這些刻板印象,老實說也無能為力,但是我必須很自私的說,我只想做自己,我沒意思要挑戰任何人,因為生命是我自己在過在活的,我想用自己的方式嘗試找到自己的生存節奏。

 

不管現在或未來,有沒有賺到很多錢,有錢就有有錢的活法,沒錢亦會有沒錢的生存方式,雖然很辛苦但只要還有一口氣活著然後做些喜歡或有意義的事,應該還是不枉此生的,這就是人生,每一個人對生活的標準都可以有不同,可以有不一樣的人生,這是我從人生第一階段競爭的職場中退下來後,深刻的體會。所以為什麼有時候,我對那些藝術家和從事冷門學科的人們,對他們能夠追求自我、堅持喜愛並默默的奉獻社會,讓社會能維持著一股和諧穩定的力量來緩衝追求功利的氛圍,並忍受俗世間人們粗鄙觀念的對待,然後把持自己不受金錢名利影響的超然心態,特別覺得需要被尊敬。所以,有時我與年輕晚輩接觸時,常常也希望能藉由自己一些微薄的言論力量,替年輕一輩發聲,鼓勵有機會就去做自己。但在開始想跳脫很多束縛去做自己之前,當然必須檢視自己是否已評估過自己的能力,因為想要做自己是必須透過很多良好的溝通或表現以及自己不斷努力去付出、去爭取的。

 

台灣多數人長期受制於傳統儒孝教育思想的壓抑性和多數家庭因為早期的經濟貧窮(我剛好幸運的就出生在這種家庭),導致大部分長輩教育程度的限制因而影響他們本身視野,而且在他們的人生歷程中沒辦法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思考人生,畢竟都忙著賺錢,認為只要有錢就能讓小孩念高等教育,拿到好學歷後,就可以幫忙家庭賺更多錢改善家庭狀況,然後長輩們教育小孩的觀念通常就僅止於此。人生過程中很可惜的是,多數長輩因為貧窮而缺乏受教機會和缺乏足夠教養或是視野的延伸,不曾也不敢思考過人生還有其他的可能。所以在他們的生命中,不斷地用生命的所有時間在工作換錢,當然也直接影響或牽絆著下一代的自主性和價值觀。所以往往就造成讓進入或出生在這種家庭環境的人們很有壓力、很多牽絆,很難讓人作夢、很難做自己。

 

而在努力追隨儒家嚴守孝道本分的傳統華人社會,多數家庭成員對於維護群體和諧和對於國家民族傳宗接代的偉大奉獻精神也非常了得,所以在這種社會結構中,如果又出生在思想不夠開放、明理的傳統家庭(這無關教育程度高低),然後又有一位非常喜歡利用身為長輩權威且愛比較愛面子的父母,以及永遠無法擺平的兄弟姊妹之間的公平分配問題,你真的很難在家庭中討論一個主題叫做”做自己”,但如果真想當一位自由不受牽絆的人,肯定不是那麼簡單的,得有足夠底氣承受得住”自私的傢伙”這樣的罵名。除非你的家人或長輩願意放手,否則真會讓人經常懷疑人生。所以,他們(是群體也是一種氛圍)會設法讓你一直保持清醒,尤其更是我這種已經邁入中年,對於人生還仍存有一些美麗幻想的老小孩,也不在乎被人定義為不負責任的男子,竟然敢如此妄為違背多數中年人,正再遭受苦難的日子,選擇逃避婚姻,選擇做自己,然後逃離出他們可以掌控的範圍。(待續...)

 

By 賴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