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 a.m. - 19:00 p.m.
@hello.kistudy

英國遊學紀錄

遊學故事-賴桑人生”中場休息”有感(中)

遊學故事 - 賴桑人生"中場休息"有感(中)


「走到了中年,因為曾經錯過年輕時期對於生活以及生命探索的機會,當然在此刻人生中場休息階段,就有希望能走遍世界,重心出發。」

EC Montreal 16週
EC Toronto 30+ 4週
EC Malta 30+ 16週
EC Manchester 12週

2016.06.11

而且你可能也經常會感覺到多數人在討論生活大小事時,嘴巴討論尊重社會多元選擇也表示接受多元,不過一旦事情發生在自己身邊或家人時,通常心裡不是那麼輕易就可以接受或放下的。這有點像是在看電視中的社會新聞一樣,經常在電視前以一種無關緊要態度去討論別人家庭八掛或不幸事件,但當哪天發生在自己身上或家庭中時,就會突然變得無法接受。其實這問題關鍵就只是在一個長輩們觀念上願不願意割捨或放下的問題,有沒有被提前做好觀念轉化的教育而已。社會上對於人們生活多元的想法,不只應該給予尊重,有機會更需要去學習和練習接受,這樣社會各階層才不會互相看不起,才有可能生活得更和諧溫暖。

 

說真的,現在中年的我,真的很不希望我以後的人生再由別人來定義,然後又照表操課。如果是這樣,那我想,我仍然會和他們多數人一樣,還是得每天生活在種種比較壓力下和不快樂之中。雖然,我說這句話的同時,我當然很清楚知道,多數人們的人生、包括我,早已被社會中一群有權(錢)勢地位且掌握話語權的人們所引導,然後多數人也很積極樂意地跟隨著所謂有錢的成功人士們,尋求富有的人生。而在這樣的競爭氛圍下,無形中讓很多所謂的菁英知識份子或著權勢之人們,不自覺的產生高傲姿態去對待社會中他們認為相較學歷或經濟能力在他們之下的人,用他們認為的角度去定義世界、定義別人的人生,因為他們學歷高書唸的比較多、或許也出過國,然後講出來的話,也都希望所有人都把它當作聖經看。然後會認為在他們能力之下的這些人種,所有的表達意見,直覺根本沒有必要參考或浪費他們寶貴時間去理解的(譬如就像我寫這種又臭又長又沒長進的文章,在他們這些菁英們來說可能簡直不屑一顧的,因為問題不在文章好不好,問題是在他們會認為”你是誰啊”又不是專業作家或是社會上的名人,有必要我浪費時間去了解你嗎?這種心態)。這種傲慢姿態的產生(類似南部人俗稱台北天龍人的心態),最最關鍵的,應該是因為他們不想、也沒時間停下來理你。

 

因為除了想維持自己競爭力與時間賽跑,只與他們平行或能力之上的人相處,也要維護自己面子問題,盡量不去接觸能力比自己差的平庸死老百姓,避免影響了自己競爭力。然後把責任歸咎於為了追求社會和科技進步,就是只有我可以,每一個人都認為自己很重要,自我感覺很良好。的確,我認同職場上要有一定的競爭壓力,對科技進步是有幫助的。但將競爭氛圍轉化成對社會生活中的一股猶如對人的歧視壓力,這是讓人不舒服的。尤其在台灣從事科技和法律相關產業的專業人士,喜好主導社會話語權,讓台灣產業或社會氛圍很難感覺到多元,好像除了他們,其他人都不是了(請原諒我的偏見和主觀)。

 

而且他們和多數人也會主觀認定,暫停工作或浪費長時間去旅行,這種事,應該是相對失敗的人的一種逃避行為吧,是非常不明智之舉。或許是吧! 因為社會上的話語主導權在他們嘴巴上,愛怎麼說怎麼定義,他們高興就好。但也因此讓我覺得社會中那股傲慢態度的產生,導致如今台灣社會很多年輕人開始以行動表示或思維外逃方式,設法逃離或逃避生活在這種種不愉快的氛圍之中。問題的主要因素就是大多數人,在他們人生過程中缺乏足夠時間靜下來思考,思考除了工作以外的人生,應該如何讓生活變的美好有意義。還有缺乏在生活中擁有一種旅人所特有的好奇、同理心和卑微、謙虛的氣質,以及缺乏願意將時間浪費在一種可以淨化人心維持社會穩定和諧因素的文化或藝術等科目的接觸和心靈涵養的品德修練。然後只管汲汲營營在每日對於金錢的獲得上,長期深陷在”人生就是工作,工作即是人生”的賺錢壓力氛圍下,幫社會也幫自己不斷累積競爭壓力和負面能量,承受著早就不喜歡的工作,忽視自己身體的健康,勉強自己。即使自己過得不快樂,也仍然會不自覺地,還是要用多數人因為受大環境壓力的影響,而已沒有其他選擇的一種自我說服邏輯,無奈地幫所有其他人,用”你在人生中能有多少賺錢的能力”來比較、定義大部分人的人生。

 

有時我很難形容有一種感覺,但這種氛圍卻是一直瀰漫在我們生活中日常,是一種多數對人生不敢也不想有太大改變的一群人,跟隨著另外一群被所謂的菁英族群或傳統守舊勢力所洗腦和壓抑,必須努力追求富裕生活而無奈生存著的另外一群人。多數人們有種對自己人生不知要如何過,但又不得不礙於本身年紀較同輩稍長或身為長輩得顧及自身面子或學歷以及職位較高的種種壓力,然後在這種對未來有點沒有自信,但他們卻可能會用自己或他人已經賺到一些大錢的成就來當作他們對人生的自信,用有錢就是成功的謬論和借助群體意識的力量來強化、說服他們自己,然後很慎重地告訴想要亂飛且不乖的這些小孩,幫我們這些人,定義人生,下起人生指導棋。

 

我們社會對於中年人(尤其是男人)賦予他們頗高標準的成功期待,也就是應該必須是事業有成、有錢有房、結婚生子,不能沒有事幹或是只能從事社會多數人認為或期待的特定產業(尤其所謂所有與科技業有關的行業)才有出路、才是個人才、才能讓人看得起的刻板印象,真的非常刻版到深植人心。所以,由此可知,為什麼活在華人世界的所有中年男人是多麼的辛苦和無奈(當然不包含在那些原本就經濟優渥,在社會上有權有勢和富有家庭成長下,被一路栽培的幸運子女們)(對不起,我本身對人好像也有不少偏見還未消除吧!)。現實不佳的工作環境和生活中時時在意他人言論比較的壓力,讓中年男人不能停下來,好像只能一直賣命工作到老死。為了自己和家人生存打拼且必須背負著人生最難以拋棄的面子壓力,這樣的華人辛苦生存現象,是世界上眾所皆知的事實,而且似乎在不久的未來也很難改變,畢竟這是一個非常大的生存議題。多年前一位在科技業上班的客戶朋友,卻也因為無法解脫自己在生活中面子和職場中同儕競爭比較的壓力,選擇跳樓輕生結束自己。這也讓我不禁思考為何他不愛護自己多一點,如果當時暫時離開高壓環境轉換心情,也許人生還有其他可能。

 

第一次從職場退出這麼久,有時在一個人沉靜的閱讀和休息的時光中,會突然有點感受到類似初嘗退休後的男人那種突然沒了舞台,像軍人或公務員突然被拔階或褫奪公權(形容詞用的比較重一點)似的遭遇,有種莫名的寂寞和失落感。我想這一定有的,應該以後每個人都會需要面對這樣的一個過程,只是現在我好像讓它提前發生了,但我想就是學習自我心態調整就是了,日後要重新回到職場或選擇自己自足新創或自由業,只要適性都好,不想再那麼勉強。不過,近年來我其實也已漸漸有感受到週遭這群龐大的中年族群,目前已經開始有很多人真正和我一樣,在從這個無奈的環境中,嘗試跳脫傳統職場和家庭的束縛,用實際行動去體驗不同的人生,希望能將自己的人生從別人的定義中拿回生命的主導權。

 

所以,總的來說,尊重自己的感受最重要,第一人稱以外的別人,對你來說都沒有你自己來的重要,何況我們在生活中與人相處,一直都是處在他們眼中這個”別人”的角色,當然你在所有別人的人生中,一點也不會比他們自己來的重要(即使是最親的家人),而你可能只是被拿來當閒聊或是拿來被利用或比較的話題罷了。何況世界又那麼大那麼多人,你的重要性就可想而知了,總之,你、我在別人眼中一點也不重要的。(待續...)

 

By 賴桑